原文链接: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you-what-write-harry-shum

逛知乎的时候看见轮子哥发的专栏文章,但是因为原文是英文且没有翻译很多人在评论里说看不懂便生成翻译的想法。

文章对于我目前的英语水平来说稍微有点长,抽空用每天的零散时间断断续续翻译的,毕竟能读懂文章和能用恰当的语句表达是两码子事,拖了比较久才发布。


you-are-what-you-write.jpg

Twitter , PowerPoint(PPT) , Facebook , Instagram 和短信正在侵蚀我们的思考能力吗?

在中国有一句谚语是这么说的 “见文如见人” ,正如字面意思所说“读文章时就如同与作者见面”。如果真的是“文如其人”,那么我们是什么样的人,社会又变成了什么样?

最近,在我参与的一场技术评论会上,听到我们观众中的一个人这样询问工程师:为什么你选择了这样的设计?为什么服务出现了不好的后果?多少用户会因此而选择其他的解决方案?

报告者的回答则显得缺乏了深度。他的回答看起来他并没有经过足够严谨的思考,思考即“在静坐中思考,精心的挑选研究成果,明确哪些是你熟知的,哪些是不熟悉的,需要在哪些方面做更多的努力”。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也尝试走过捷径,当同辈把我和我的工作区分开来时我也进行了这样的思考。那时候我在训练自己拥有一份严谨的态度,花费一定的时间仅仅用来思考,而更多的时间则用于更困难的困难的部分——把它写下来。

如今,长文写作正在被取代,简短的推文(微博)代替了我们的话语, PPT 将我们的思想浓缩的如子弹一般,而文字正在逐渐被 emoji 和 GIF 动图替代,我们逐渐的沉迷于这些嘈杂的短消息。在互联网上的一分钟会发生多少事情呢?1600万条短信被发送,180万个小视频被推送,45.2万条推文被发布 以及1.56亿封电子邮件被发送,谁会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甚至是写下长文章呢?

也许是因为我们处于工业时代使这种现实成为了定局,我们创造出了手机、应用让我们可以 7x24 小时不间断的与世界连接。我们让这个社会上的人放下了他们写作的笔,唯一的写作就是我如今在做的发送邮件或者微信。

所以现在我很担心我们会失去一项很重要的的工具,这样重要的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去更深入的思考,最大程度的表达我们的想法,提高我们周围的人思考的智慧。这让身处于技术社区的我们感到非常不安,人工智能让我们面临比以前更高的风险。我们为了更快的获取更多的成就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快速的将产品推向市场,但即使是花费我们最高级的工程师也无法做到如此。我们只好仔细的思考这样做的后果以及备选方案,当自动驾驶汽车撞到某个人时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为无人驾驶汽车写下代码的工程师是 “司机” ,谁来为一个带有偏差的AI程序负责呢?是创造了人工智能的工程师。

如我所见越来越少的工程师愿意将自己深入的思考写出来并与他人分享,但这会引起行业里飞跃性的真正创新的东西。在数量巨大的里程碑面前,我们会如何取得革新性的大进展呢?

答案是写作,因为思考的方法恰恰正是写作的方法。

笔与纸接触的过程让你能反复的思考,从而修改找到更多选择,以此来精炼你的思想。能深入思考的人大都能写出优雅美丽的代码,有启发性的论文或是开发出对生活具有又一重大影响的设计。在这里我推荐大家去读一下 Reid Hoffman 在 Linkedin 上发表的B系列,其中他分享了帮助他成功的思维模式。在分享思维模式的同时他分享了一位他的合伙人,那位合伙人所在的公司收到了大约5000个的投标,仔细审查了600到800个,最后只有0到2个达成的交易。

写作给了我们去创造长久流传的“文物”的可能性,我想到了我发表过的论文,它们存留延续了下来,尽管它们可能只是作为参考资料。 Plenoptic Sampling 、 Lazy Snapping 、 Poisson Matting. 是我在计算机视觉和图形上的贡献,它们会和我一起活下去,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甚至可以帮忙创造出一两个大脑。

我在卡耐基梅隆大学最喜欢的一位教授 Takeo Kanade 说“你应该把你的论文写的如侦探小说那样,你需要故事情节、悬念、惊喜和‘啊哈’来向你的同辈来阐述你的观点,以便启发他人做贡献,进一步发展工作和所在的整个领域。

写作是一个均衡器,它能从整个团队中选取最精华的东西。在亚马逊,报告演讲需用6页纸完成。会议开始时,每个人都会阅读他的报告,接踵而至的是对报告者的评价和提问。每人都围绕同样的文本进行工作。无论是内向或是外向的人,还是不以英语为母语的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去传达他们的想法。这些想法不是针对报告者这个人的,而是针对他的文字的。

最终,写作使你成功。你可能是那个最聪明的人,拥有最好的想法,但是如果你不能用引人入胜的方式去和别人交流你的想法,你无法走得长远。在我们 AI+R 团队中, Bill Ramsey 和 Ronny Kohavi 两位工程师用他们规律的写作习惯启发了我。 Bill 在微软时已经写了超过250篇博客,使我们整个技术圈子从中受益。说到 Ronny ,你甚至都不用见到他,他高引用率的 A/B test 实验论文就可以说明一切,他正为行业的利益将文章在 Linkedin 上进行发表。

当你阅读这篇文章,你可能在记录你的相反意见:我需要获得结果,所以我直接写代码;我是因我的代码而知名的,所以我没必要写论文;我不是以当地语言作为母语的人,所以我的代码能更好地表达我的观点;我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没有时间……但为了我们自己成功,为了公司,为了业界的进步,请抛开这些理由开始写作。

我看了很多长文写作得以回归工程师文化的时机——计划文件、项目建议、技术远景规划、评论文章。这些事物启发我们来一起工作,共同创造和培养重大的观点与思想。

最近我开始了第一步,和我的同事 Xiaodong He 及 Di Li 共同写了一篇学术文章,从 Eliza 到 XiaoIce :社交机器人的挑战和机遇。对我而言这是几年来的第一次尝试,所以请不要轻易评论,尽量给出有建设性的反馈!

我向每一位正阅读这篇文章的人发出每周写500字的挑战。如果你已经有了一个想法或者发现了一个问题,写下你的提议并分享它!

让我们用更多的写作来改写评判思想领导能力和工程师能力的标准吧!

(完)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